【专访】宜信财富李琳:2019年美国金融风险大概

  • 时间:

  全球流动性收紧这一趋势在2019年扭转的可能性比较小,超低资金成本时代已经结束。未来流动性的相对缓和可能来自美元指数的转弱。

  界面记者:全球流动性趋紧对2018年的资产价格形成了一定的冲击,您对2019年全球流动性的预判是怎样的?这会对资产价格形成怎样的影响?

  界面记者:据IMF预计,2018-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仍将保持在2017年的水平,为3.7%左右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开始因为宏观“黑天鹅”的扰动,经济扩张的均衡性已经下降,全球增长的下行风险在上升,对2019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您怎么判断?

  这一轮的美国经济扩张已经持续了9年之多,远远超过一般经济周期的长度。目前没有明显的经济指标预示美国经济衰退即将来临,但是,考虑到经济周期存在的必然性和衰退的不可避免,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,市场在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揣测会进一步提升。我们认为,美国经济衰退有一定的可能性会发生在2020年,结合近期的市场表现来看,其金融市场可能更早地体现压力。

  鉴于上述宏观经济形势,李琳博士给出的资产配置建议是:保留一定的现金,但并非指“现金为王”,因为2019年的资产价格会出现大幅度回调;略微下调发达股市的配置比重,略微增加新兴市场股市的配置比重,增加防御性板块的相对比重;相对而言,全球范围内,另类资产将获得好于股债的中长期回报。

  第四,未来几年,全球将进入一个相对低速的增长阶段,同时伴随着全球央行由松向紧的转变、以及企业利润增速下降。在这种宏观环境下,虽然我们认为,包括传统股票、债券、大宗商品和私募股权、房地产等在内的绝大多数的资产类别,回报率都会下降,但相对而言,全球范围内,另类资产将获得好于股债的中长期回报。2018年“黑天鹅”频现,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。在此背景下,实体经济和全球金融环境将进一步收紧。在主要国家中,除了英国整体金融环境尚且宽松,其他国家均会在2019年由松转紧。

  李琳:基于这些宏观经济,投资环境、挑战以及风险的分析,我将 2019大类资产策略观点总结成以下几点。

  李琳认为2019年市场最大的关注点和风险点均来自美国,美国经济内生性增长动能的下行趋势会逐步显现,进而使得全球经济增速趋于放缓。结合去年12月份美股的表现来看,美国的金融风险大概率会先于经济衰退到来。

  新兴和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增速差或将加大。一方面,在财政刺激效果消退叠加金融条件的进一步收缩下,美国经济增速的明显下行拉低发达国家整体经济增长,同时欧元区持续减速。另一方面,美联储货币正常化或将更为缓和、美元可能走弱、油价低位、负面政治影响降低以及中国的财政和货币宽松刺激,这些因素下,缓解部分新兴市场当前的压力。在此背景下,我们预期资金仍将流入基本面良好的新兴国家例如东南亚国家,利好新兴市场资产的相对表现。

  李琳:美国经济何时进入衰退?这将会是2019年市场的最大关注和风险之一。 美国经济的表现,及其货币政策,关系到全球经济增长,关系到全球性的资产表现、以及资金流向。

  同时,在中国货币政策的放松下,提升中国利率债和高评级信用债的配置比例。李琳:全球经济,整体来说,当前已经处于经济周期的晚期阶段,增长动能的峰值已过。前瞻2019,宜信财富董事总经理、资产配置策略研究负责人李琳博士在1月16日接受界面记者专访时表示,“相比2018年,2019年全球经济和投资环境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和风险。A股的估值已经回到2014年底水平,其长期配置的价值提升。2019年,主要发达国家,美国和欧元区的产出缺口收窄、增长放缓,将对全球经济增长在2019年带来下行压力。我们预计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速将从2018年的2.9%和1.9%分别下滑至2.4%和1.6%左右。”第二,提升A股的配置比例,把握结构性的机会。

  至于对资产价格的影响,在我们的研究中,全球范围来看,流动性趋紧对资产价格的冲击还不是特别的明显,大幅度的下跌将在2019年到来。

  对美国经济,我们的判断是,伴随着减税效果消退和金融条件收紧,美国经济增长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明显减速,更加进入其经济周期的晚期阶段。美国经济增长在年中或会出现明显回落。

  从2008年至今,仅美联储、欧洲央行、日本央行和英国央行这四个央行的“量化宽松”,就向市场就净注入了约9万亿美元的流动性。通过商业银行的货币派生功能,更为大量的资金流入到实体经济刺激了经济复苏、流入到资本市场中提升了各类资产的价格。同时,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也产生了显著的溢出效应,大量资金以短期投资、股权和债权的形式流入到新兴市场当中,促进了新兴市场的经济和资本市场繁荣。主要央行货币政策的收紧,意味着市场的流动性环境紧缩,对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资产价格或会产生与之前相反的结果。

  李琳:除去美国,另外一个影响全球市场的变量就是,主要发达国家央行对市场的流动性净注入。主要央行对市场净流性注入的拐点临近,将给经济和市场带来紧缩效应。2019年投资人需要关注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全球央行政策对市场流动性,从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。

  2019年,全球央行的流动性净注入将大幅降低。我们预期,美联储将继续收紧货币政策,加息1到2次,但可能不会继续扩大“缩表”的规模,维持在300亿美元/月左右,甚至可能降低缩表幅度,以避免流动性过快收紧;欧洲央行在2019年加息的概率低于50%;日本央行则会维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变;中国央行不仅会进一步降准2-3次,还会继续采用创新型工具定向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

  第一,略微下调发达股市的配置比重,略微增加新兴市场股市的配置比重,增加防御性板块的相对比重。相比之下,新兴市场股市可能因为美联储加息放缓、相对好的经济增长、较低的估值而表现好于发达国家股市。